虎旗迎风

茶吃后来酽。

【修川修现代AU】关东煮

早就构思过的场景,师兄弟在车站吃关东煮,一个蹲着一个站着,平凡日子也很好。

  冬天八点的太阳半死不活没点热度,正如同此时挂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的靳一川。他将单词本塞进兜里,双手捧着那只盛满了关东煮的汤杯,心情很差。如果不是他的好师哥,昨晚上喝大了非要拿他电脑狂打游戏,以至于弄丢了今儿要交的作业存档,他也不用牺牲睡眠时间,辛苦补到半夜三更。更不用提还得早起,还得在冷风中等这罪魁祸首一块儿去学校,还得照他的意思,买来热乎的早饭伺候着!


  越想郁气越盛,靳一川咳了两声,觉得自己不能再待这儿了,不被冻死也得被气死,于是拢紧衣领跺了跺麻木的脚,刚横下心要叫辆快车,就听到一声流里流气的口哨。


  他回头,丁修一步三晃地从小区门口踱出来,正努着嘴拿哨声唤一只流浪土狗。这人在他补作业的时候鸠占鹊巢呼呼大睡,现在倒是精神好。丁修身上穿了件破牛仔外套,里面塞的是师弟的高领毛衣,还不忘把长围巾在肩上搭了几圈,耍帅。靳一川如是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脾气在看到师哥时已经散了不少。他举起汤杯朝那人示意,于是靳一川唤着丁修,丁修唤着狗,一人一狗溜溜达达过来。


 “大清早的杵这干嘛呢靳小爷,文明监督?”丁修的眼神往他身上转了一圈,停在靳一川冻得泛白的嘴唇上。“还不是你……”刚出口的话被劈头罩下的围巾打断,靳一川胡乱将那块犹带体温的布往下扯,等他把围巾在衣领外绕好,手里的汤杯早就空了一半。丁修举一把串儿往他脚边大咧咧蹲下,咬着鱼肠逗着狗。靳一川眼看这人把肠咬成小块,那黄狗眼巴巴地盯,丁修手一抛,狗子跃起,“吧嗒”接住。人也在嚼狗也在嚼,一块完了又丢一块,就这样分完了鱼肠肉肠。德行……靳一川发现自个这种旁观的行为也挺无聊,赶紧捏着串三两下解决了,重新掏出本儿记单词。


  他们住的小区胜在清静,但是交通就没这么便利。等半天不来一辆公交。师弟面无表情攥着本子,时间久了开始走神。他生的好看,英俊模样引来不少大姑娘小媳妇的目光,然而这少年郎的眼神却往他师哥身上不住地飘。


  丁修一向不怕冷,衣服敞怀手套不戴,嘿嘿直乐撸着黄狗肚毛。掌心应该是暖的,狗子呜呜叫四爪蜷起,似是十分舒服。把脸悄悄埋进围巾里,靳一川嗅到了丁修留下的酒味。心底一动,他转而看那人的侧脸。昨晚气不过挥拳捣了丁修的包子脸,幸而师哥醉酒战力不强,被他打了也只是威慑不足踹了几脚。今早一看,好嘛竟然挂彩了。忙乱之下靳一川摸出了兜里的创可贴,还是邻班一长虎牙的妹子在他打篮球磕伤的时候友情提供的,趁着丁修洗漱完的迷糊劲,师哥脸上一粘完事。这会儿看,创可贴上画着卡通企鹅乱抛爱心,配上师哥一脸放浪不羁,竟难得有些可爱。


  他仗着丁修沉溺于撸狗,肆无忌惮把人瞅了个遍,手心发痒,忽然想揪师哥乱蓬蓬的辫儿。还没等靳一川想明白自己到底是被创可贴蛊惑了还是被撸狗的画风带歪了,公交刚巧进了站。他仍有些怔愣,看着丁修跳起来身手矫捷蹿上车投了四个币,勾起唇角,笑着对他伸出手,一句话却让师弟俊脸通红耳朵发烧:“上车吧?不好好背单词,偷瞧你师哥做什么。”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