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旗迎风

茶吃后来酽。

【修川现代AU】意中人

有些短,见谅。师哥怎么就这么欠呢,感谢两次出镜的狗子,下回还给你喂肠。

初冬,刚放晴了两天,姑娘们就纷纷不甘寂寞换上轻薄的丝袜短裙,显露窈窕身段,全然不管是什么季节。丁修和靳一川下了课并肩往校门外走,那边有两个佳人迎面过来,都是血气方刚小青年,师兄弟难得举止一致行了注目礼,把俩姑娘瞧得低头羞笑,香风四溢。


待那二位过去,丁修贼兮兮用胳膊肘戳靳一川:“我觉得右边那个身材不错。”

靳一川嗤之以鼻:“肤浅,明明左边的更耐看。”

丁修不服,两眼圆睁:“我说你就一小屁孩,不开窍!不妖不艳还能叫女人吗?”

“我干嘛非得要一朵牡丹花啊?张嫣那样的就挺好,笑起来可爱,还贴心,适合做女朋友。”靳一川知道他师哥的脾气仍忍不住抬杠,故意端出学妹气他。

“那姑娘……很润,可惜还差那么点。”丁修摸摸唇上髭须偏不上当,“你二哥的品味可比你好多了,前女友们个顶个的漂亮。”

师弟心有不甘却也没法说他二哥一个不字,只能从鼻子里哼一声:“人家二位既是级花又是才女,你这么肤浅,就知道妖艳啊漂亮,干脆找个女妖精算了。”


他俩在大街上拌着嘴,五六站路的距离愣是遛了下来。差不多要到小区门口,丁修偏头笑得不怀好意:“师弟此言差矣,我中意的可比这些庸脂俗粉强多了。”

靳一川一听这话下意识觉得他嘴里吐不出象牙,又有些期待他师哥识一回趣,他清清嗓子居然开始紧张:“啊,啊?你…中意的是哪位世外高人?”


丁修直视前方笑容不改:“他嘛,身材不用讲了,长腿细腰,皮色健康,眼神可疼人。我最喜欢揉他脑袋挠他下巴颌,别看平时嘴上挺凶,一旦给他摸舒服了,就能呜咽着乖乖翻身露出嗯唔唔……”靳一川庆幸街上没多少人,也庆幸自己捂的迅速。他臊得想把丁修掐死,压低嗓门吼这二皮脸:“你胡扯什么?!”


师哥到底是力气大,轻而易举控住他手腕,眼神戏谑对着靳一川的红脸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师弟处于羞恼的境地不可自拔,这会儿用余光瞟到了从小区里狂奔出来的一团土黄。丁修松开师弟,一把揪住了那只土狗开始揉脑袋挠下巴颌。狗子呜呜撒着娇,翻个身把肚皮露出来让丁修摸。

“师弟,来看我中意的……”他被靳一川一脚蹬在屁股上,五体投地拜了个早年。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