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旗迎风

茶吃后来酽。

【鹤聪】特殊时期的猫咪护理方法

  这个“特殊时期”,公猫会极具攻击性,乱撒尿,食欲减退,尽量在保持动物本性的同时加进去一些人性化的约束。写完一看,什么玩意儿,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漫天柳絮迷人眼的时节还没到,春天里的另一件麻烦事已经悄然而至。

  洪思聪现在很想翘班。他一手扶墙一手扶鸟,对着小便器摆出了皱眉思考姿态。这一上午他心浮气躁效率极低,正事一件没干,净跑洗手间去了。最后索性待里边不出来,变相溜号。

  不用抬头洪队就知道,尽忠职守的属下正在门口探头探脑,还是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肚里无名火正蹭蹭往上冒,忍了又忍好悬没对马屁精发脾气,只瓮声开口:“什么事?”“云局要您把这次视察的工作总结尽快整理完毕,晚上…今晚去总部做报告。”马屁精小心翼翼,抱着日程表大气不敢出。这两天老大吃了枪药似的狂暴,他怕被突突突崩死。

  更焦躁了。洪思聪听到“云局”“报告”俩词就想炸毛,现在更是恨不得把一只猫炸成咆哮的狮子。自成年以后,他很久没有过这么明显的发情期了。前段时间被派去出差,东奔西跑没有及时处理个人问题,等到察觉不对时他已经瞪着眼失眠一整晚,既要极力克制冲上阳台嚎叫的本能,又得未雨绸缪,连夜将所有家具表面贴上了一层剑麻猫抓板…总之,当时的混乱一言难尽。洪思聪自然而然地将一切辛酸苦辣都归结于云中鹤的铁腕统治,毕竟一声令下把他派去出差的就是这只不近人情的老秃鹫。

  然而气归气,他洪队在B.O.T工作这些年总算得上是兢兢业业,想到手头的活儿,只得对属下点头应了,揣好家伙事洗手回去办公。马屁精细碎脚步声逐渐远去,却隐约飘来一句:“老大,生了病别憋着,您得吃点儿三金片…”去特么尿频尿急尿不尽!洪思聪恨的牙根发痒,顺便又把这笔账记在云中鹤头上。

  他将将赶在晚高峰前完成汇总,掐指一算时间,加完班整好来得及去酒吧造作一波,找一只合适的小母猫来抱一抱。受生理反应影响,此时英短脑子里那根弦简直绷至极致,踏进总部大门那一刻气势汹汹活像上门寻仇,威压过盛无人敢阻,就这么由着洪队闯进了云局的办公室。

  这只猫状态不对。云中鹤听见门口响动,施恩般抬起眼皮,粗略一扫就得出如上结论。洪思聪已有几天吃不好睡不着,整个人形迅速消瘦下去,凌乱机车外套下支出了清晰的锁骨,毛发疯乱眼神亢奋,由于黑眼圈太重,妖娆洪队索性素面朝天,这套搭配看上去依旧很朋克。他并不怎么关心属下的私生活,想当然尔,纨绔子弟寻欢取乐是常态,只要不把作风问题带到工作中来,他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所以云局仅是好整以暇放下手里的保温杯,扬起下巴示意:“下次来记得敲门,报告可以开始了,洪队。”

  龟毛老男人。洪思聪挫了挫后槽牙,无数次压下了以下犯上薅净鸟毛的念头,深吸一口气点开投影,强行集中注意力向上司做汇报。他语速又急又快,PPT没两分钟就翻到了头,虽然条理清晰,耐不住归心似箭,内容精简再精简,简直不像冗长的会议风格。云中鹤越听眉毛挑得越高,显然是极不满意。他把洪思聪频频望向窗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身体语言如此显而易见,想溜?年轻人果然没个定性,身体状况不佳也不是可以逃避加班甚至糊弄领导的理由。云局当面并没发作,只是用指尖轻点文件,沉吟片刻便举起钢笔打断了属下的发言。如此两次三番,隐晦逼着洪思聪浪费唇舌,把鸡毛蒜皮的细节解释清楚。

  无法抑制的利爪已经抠进红木办公桌里,心火炽盛的公猫正极力维护自己最后的清醒。今晚拖了太久,两厢焦虑之下洪思聪几乎要被打回原形。他在宽敞办公室兜起圈来,踱步时熬到双目赤红,兽类本性喷薄欲出。云中鹤半晌没听到他再开口,于是将皮椅转回,正对桌前垂首忍耐的属下,唇角略微勾出了一个轻蔑弧度:“洪思聪,你这种工作态度…令我很失望。不行就回家去吧,令尊想必能给你另谋高就。”

  身体先于头脑做出了反应,弓背嘶声的猫在捍卫尊严时攻击力惊人。云中鹤尚未来得及起身,就被人死死掐住肩膀摁在原地。他定睛一看,洪思聪锐齿外露,正盯着他下意识展开的羽翼虎视眈眈。不自量力。云局很是想笑,他从鼻子里冷哼出声,没料到洪思聪还会有正面反抗的时候。

  不过这次显然有点轻敌。洪思聪一口叼在遍布绒毛的翅根上时,他抬脚就把猫踹了出去。很疼,疼到他看着纷飞的落羽开始揪心挠肺。而那一头的洪思聪蹲踞三开门文件柜上,冲着屋里唯一活物云中鹤摆出攻击架势。他谨慎地收起翅膀,揉了揉肩胛迅速分析判断,猫科往常都算得上谨慎,为什么现在失心疯似的极具攻击性?针剂还放在桌底抽屉里,而洪思聪显然不会轻易放他脱身。

  云中鹤此间办公室隔音极好,哪怕屋里已经天翻地覆,走廊中仍是静悄悄,没人知道这儿正进行一场惨烈混战。满地凌乱中两人仍在扭打,彼此都打出了真火,骂骂咧咧完全丧失了日常风度。洪思聪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遍布淤青,唇角开裂还在往外渗血,老实说有点惨。作为回报,云中鹤的定制西装外套彻底报废,眉骨上多了一道锋利爪痕。到底是棋高一着,肉搏进行至此胜负已分,他把整只猫死死锢在身下,眼瞳里金色未褪,皱眉把洪思聪浑身摸索了个遍。血压偏高,激素水平飙升,兽化状态百分之二十五…

  洪思聪突然僵住了,因为云中鹤灼热的手掌已经按上他犹在兴奋的要害处。这一下足以让他整只猫回魂,拼命挣动起来。耳畔响起的声音金属感十足,压低了更令人汗毛倒竖。云中鹤坚信凡事都有解决之法,对付属下也不例外,这不,已经找到了症结。他了然俯下身:“你,发情期到了。”

  我特么自己不晓得吗??洪队只能心里愤愤,当前状况实在尴尬,他嗫嚅着嘴唇瞬间收敛声势,情绪和缓后才觉出疼来。忽然眼前一暗,云中鹤张开了翅膀,将二人包裹完整。灯光从间隙中透出,犹如星幕低垂,此中夜色更好。他灵活的手指顺着腰线抚进洪思聪的CK内裤里,明明是要命的暧昧举止,此时他仍像是严谨地进行一项研究:“不要乱动,我来帮你。”

评论(1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