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旗迎风

茶吃后来酽。

啥也别说了,我爱游戏厅,更爱小老虎。靠着游戏暗通款曲是不是有够男人的浪漫?

地下游戏厅里常年闷热,空气污浊,哪怕开了大功率排气扇也不管用。靳一川顶不爱这样的地方,他宁可去网吧打通宵的刀塔,好过在这无所事事瞧丁修晃悠操纵杆。丁修没理会青春期少年的心理活动,他正聚精会神盯着像素人,上上下下左右左右,暴击音效不绝于耳,最后敲下按钮时更是坚决狠戾,果然KO。

痛快。丁修扭过脸,炫耀似的挑挑眉,这一动作奇异地激发了靳一川的火气。他上套太容易,总是看不惯来自丁修的、吊儿郎当的挑衅,热血上头可不顾实力悬殊。来一局?师兄捏着镚儿提出邀请,师弟岂有不迎战的道理。他沉着脸拉开小凳坐下,特意选了个筋肉虬结的大汉,莫名与另一方的丰乳肥臀妖娆女郎相映成趣。

丁修唇角叼着支没点的烟,眯着眼显得愈发游刃有余。靳一川不是没玩过这种老机器,坏就坏在丁修这常客比他手熟了不晓得多少倍,是以应付的有些吃力。师弟暗骂着丁修鸡贼,总把人往角落里钓,抬胯踹裆招招阴损。两人血量不上不下,靳一川有些焦灼,瞅准机会就要放大。然而这时丁修突然停了下来,硬生生挨了师弟一记拳击,游戏里女人娇嗔得有些刻意。

?靳一川不爽,歪过脑袋来探这厮又搞什么名堂。谁知师兄也在盯着他,不知道看了多久。两人视线交汇,屏幕的昏暗色斑映在对方脸上,光影变幻。

靳一川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打破尴尬。丁修的视线太过认真,在这个荒诞的情境下竟然给予他经受挚爱流连的错觉。他动弹不得,只能读着师兄的唇语,一字一句飘散在背景的嘈杂中,一时间耳膜嗡鸣,胸口鼓噪。

为你出生入死九十九次。

丁修这样说着,到了翘起唇角一哂,趁着师弟因他走神,动作迅捷地拿到再一个KO。

评论(9)

热度(19)